那一晚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人生中有許多的轉捩點,而我最大的轉捩點是認識了你...
  • 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洛綾自述

      從很小很小的時候,我的父親就是我唯一的親人,在我的生活中,還有一個與我年紀相近,與父親簽下契約的管家,我對於母親幾乎沒有印象,聽里爾斯叔叔說,他的妹妹在生下我之後,便自殺身亡了,吸血鬼這種族,除了自殺以外,很少有其他的死因,其他的血族都難以想像,她會在生下孩子後,便放棄生命。

      沒有母親的陪伴,父親也難以親近,我的生活只有伊瑟佔了最大的分量,他是個奇妙的存在,是血族中,不管做了什麼事,我都會想盡方法維護他的存在,就算是要我將命奉獻出去,或許該說瑕洛綾就是為了伊瑟出生的。

      十七歲,也到了情竇初開,談夢想的年紀了,我也是曾經想過的,所謂的夢想,血族三大首領之一,究竟要有怎樣的夢想?成為那唯一的首領嗎?還是有一個平凡且幸福的夢想就可以了呢?血族有著無窮無盡的時間,只要不要主動放棄自己的性命,幾乎沒有人可以殺死我們,但是這樣就可以做著那追求權力的夢想嗎?順著眾人的想法,做著和所有血族一樣的夢想嗎?

      這樣真的是對的嗎?才十七歲的我,找不出解答,對於未來,我是迷惘的,那就像個普通人類女孩一樣,嫁給一個男人嗎?緹傑•里爾斯,被稱為我未婚夫的男人;白棋傑,白家的當家,我的追求者。

      未來要交給他們其中一人嗎?那要是在漫長的生命中,我們又愛上了別人,要怎麼辦呢?我們真的能說分開就分開嗎?血族是一旦產生執著的種族,就會用扭曲的愛情表現去對待那人的種族。

      就像我那未曾蒙面的爺爺一樣,救了一個瀕死的人類女孩,那年她十二歲,消去了她的記憶,在她十八歲時,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以強勢且表明血族身分的印象,帶走了她。

      他沒有將她變成吸血鬼,而是建造了沒有窗戶的房子,關住了她,沒有一絲的留情,瑕家沒有窗戶的房間就是這樣來的,明明是囚禁她,卻又會帶她到充滿吸血鬼的宴會,因此瑕家特殊的休息室就此誕生。

      少女沒有逃跑,她深深迷戀著爺爺,卻又害怕著爺爺,連父親都沒有見過少女的真面目,她在二十歲時,就原因不明的死去,爺爺也跟著陷入沉眠。

      那或許是爺爺生命中唯一的真愛,因此他放棄了追逐權力,放棄了兒子,放棄了事業,追著少女而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