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人生中有許多的轉捩點,而我最大的轉捩點是認識了你...
  • 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群毆老師是好事(下)

 

  伊瑟沒有說話,因為在瑕家除了洛綾以外,擁有最大權力的就是他,所以很明顯是他壓住消息的。

  「怎麼樣都無所謂吧!反正非人的作風都很誇張,按著規矩走的傢伙根本沒有幾個,妳自己不也一樣嗎?瑕大小姐。」

  「總覺得學長在幫人說話呢!」洛綾不滿的嘟著嘴抱怨,就好像十六歲的普通少女一般。

  「我可沒有這個意思。」維爾確實有意為伊瑟說話,因為他感覺洛綾對伊瑟的不悅,對於掌權者來說,沒收到關於對手的情報固然嚴重,但伊瑟想讓洛綾好好休息的心意也沒錯。

  「沒有就好,不過照著規矩走不是我的形式作風。」洛綾露出充滿自信的微笑。

  「他們好像在前面。」伊瑟打斷兩人的對話,在他看來,維爾和洛綾性格太過相像,最好還是不要太過親近。

  三人往白棋傑他們所在的方向前進,以非人的優異勢力看見的是傷痕累累的緹傑四人以及身上只掛了兩處小傷口的白棋傑。

  「我說身為班長的瑕大小姐,阻止一下他們吧!再這樣下去,我母親和里爾斯家主可能會過來,到時以我母親的個性,可能會宣布和血族開戰。」維爾陳述事實,如果那兩人出面的話,很可能會演變成這樣,再加上竫的天使身分,和她父親的權力,或許會世界毀滅。

  洛綾意識到了,維爾先前的話是在試探她,不愧是活了三百年的精靈界大王子。

  世界末日?那又與她何關,她一點也不在乎這種事,她也沒有想到她竟會被維爾威脅。

  「嘛,我是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所以要阻止的話,請便吧!學長。」

  「妳是讓我去和活了四百年的六代吸血鬼打?一百年的差距再加上血族那受傷立刻好的體質,拜託饒了我吧!」維爾不是煙爵他們,明知不可能卻還要去做,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與白棋傑的差距,而他也不敢確定白棋傑會不會害怕精靈女王的宣戰而不對他動手。

  「他不會殺了他們,女王和里爾斯叔叔也不會引發戰爭,不相信我的話?我可是血族三大領袖之一————瑕洛綾。」

  伊瑟看向洛綾,他很訝異她會這麼說,但她確實有資格這麼說,因為她是瑕洛綾,是血族最有權勢的人,不是其中之一,任誰都看的出來,里爾斯家未來的家主不會是她的對手,而白家家主不可能會為難她,與精靈界三位王子交好,和天使中高官的女兒是閨蜜,究竟是機遇還是巧合?

  「別這樣看我!我知道了啦!伊瑟,收回你的視線,我阻止就是了,盡全力阻止。」

  洛綾將手中的傘丟給伊瑟,一眨眼就到了白棋傑面前。

  她勾起嘴角,諷刺地笑了:「我來和你打吧!欺負後輩可不是好事呢!快要期末考了,難不成你要把這當作試題嗎?」

  洛綾完全無視了自己對白棋傑而言,也是後輩這件事。

  「我不會和妳動手的,不過這些年妳好好成長了呢!散發出的血味及氣勢不亞於妳的父親,如果不說的話,或許會被誤認為成年血族。」

  「我不在乎,該下課了吧!老師。」洛綾的這一聲老師,讓最近發生的事都給了落幕。

  「下課吧!二年一班的同學們。」

  「立正!敬禮!」洛綾完美的執行了班長的義務。

  二年一班很明白他們聚在了一起,而這個老師的出現,即將改變他們放縱的學校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