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那一晚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人生中有許多的轉捩點,而我最大的轉捩點是認識了你...
  • 6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跑步有益身體健康(下)

    「砰!」今天第三次發生在二年一班的爆炸。

    「喂!我的設計圖都被妳炸爛了!」

    「該死!我的魔藥!」

    三人再度吵了起來,門「啪!」的一聲被打開,在教室中的四人一同看向門的方向。

    「白…白棋傑!」四人中唯一見過進入教室,充滿邪魅氣質男人的緹傑訝異地說。

    「哎呀!瑕家那女孩不在嗎?虧我還答應那茜來這所學校當教師的。」白棋傑嘆息了一下,走到講台上,環視眾人。

    「白棋傑,你來這裡做什麼?」緹傑提高警覺性問道。

    「很明顯的吧!我是來這裡當老師的,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二年一班的班導師了,首先那邊那個天使把妳裝上的門拆下來,換成一般教室用的,利用這種東西拒學是不行的。」

    「誰拒學啊?要換你不會自己換哦!導師了不起啊!」竫瞪著白棋傑,她很明顯的感受到後者來意不善,而且是針對洛綾的。

    「哎呀!連你們班上最強的瑕洛綾都不會這麼直接的拒絕我了,沒想到妳這個天使還敢這樣跟我說話。」白棋傑瞇起眼,身為六代吸血鬼的他,甚少有人敢反抗他。

    「怎樣?想打架嗎?」竫正因為和緹傑、煙爵吵架而一肚子氣呢!

    「竫!」緹傑驚恐的大叫,他知道白棋傑有辦法在十秒之內殺死竫。

    煙爵也同樣明白,他和沐璃還有緹傑暗自擺好了戰鬥姿態,以便隨時出手。

    「那可不行,妳是洛綾的好朋友吧?要是殺了妳,那女孩會很生氣的。」白棋傑皺了下眉頭,他可不想惹火洛綾。

    「喂!現在是怎麼回事啊?那傢伙喜歡洛綾?」煙爵小聲問著緹傑。

    「他很中意洛綾,和白那茜那種刻意激怒洛綾而表現出中意伊瑟不一樣,他喜歡洛綾到扭曲的程度。」

    「那他怎麼沒有殺掉你這個洛綾的未婚夫?」竫也加入話題,她怎麼就不記得了呢?每逢節日洛綾就一定會收到一份署名「白」的禮物。

    「因為洛綾不准。」緹傑只說了結果,當初洛綾可是擋在他面前,逼得白棋傑收手。

    「在老師面前講悄悄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哦!」白棋傑裝作沒聽見他們的對話,反正他喜歡洛綾也是事實。

    「我才不承認你是我們的老師咧!你這個戀童癖!」竫毒舌的說道。

    其餘三人正在忍笑,白棋傑的年紀確實大了洛綾很多,洛綾今年才十七歲,而白棋傑已經四百歲了。

    「非人不需要在意年紀,精靈,難道你們就在意過嗎?」白棋傑指的是煙爵的母親選了最小的沐璃當繼承人的事。

    煙爵收起了笑,他惡狠狠地瞪向白棋傑,毫不在乎的將敵意露了出來,因為沐璃總是為了這件事覺得自己虧欠了他們的哥哥。

    「哎呀!原來我的學生這麼沒禮貌。竟然敢瞪我這個班導師,里爾斯家的繼承人,你確定不制止他嗎?」

    緹傑笑了,他忽然覺得各個吸血鬼家族的教育很不一樣,他不清楚洛綾的成長過程,那或許連伊瑟都不甚了解,但他敢肯定白棋傑和白那茜,絕對是出自一個相當惡劣的人教導。

    「沒有那個必要,在班長不在的情況下,我們無法承認你是我們的導師。」

    「你確定?洛綾一定會承認我的,她可是個好孩子,不像你們到處惹事生非。」白棋傑異常有自信,看來相當信任他和洛綾之間的關係。

    緹傑的眼瞥向窗外,他看見了維爾正大搖大擺地從正門近來,看來是護送完洛綾了。

    他和其他人的眼神一交流,眾人便明白他的意思。

    大家是一起行動的,就在白棋傑措手不及之間,竫大喊了一聲:「玻璃快破!」他們便跳窗而出了,當然由竫特製的玻璃也完好無缺的恢復,彷彿嘲笑著白棋傑的大意。

    維爾不敢相信地瞪大眼,即使那一班的人全是非人也太亂來了吧!他不清楚那群人是怎麼了,但是身為非人在人類面前還是該裝得和一般人無異吧?瑕洛綾也就算了,她的童年似乎有點特殊,但他們…

    「學長,謝謝你。」緹傑在經過維爾身邊時,開口道了謝,然後一步也沒有停留的離去。

    一出校門,四人便往不同的方向跑去,後面追著的是發現他們出教室的記者們,那些人為了洛綾的事窮追不捨。

    四人狂奔著,維爾仍然維持著一貫的步調往三年一班走去,他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就不關他的事了。

    緹傑並沒有一路跑回家,他停頓在半路上,忽然想起他的父親對伊瑟那不尋常的關心,他一直以來都不懂,如果是關心洛綾,那是理所當然的,可是為什麼是伊瑟?

    據他所知,伊瑟是被洛綾父親帶回她家的,簽下了三百年的合約,沒有人知道他是哪家的孩子,更不清楚他的代數,連他是日行者這件事也是洛綾透露的,但這些事情並不足以成為他父親關心伊瑟的理由。

    到底是為了什麼?伊瑟究竟是誰?更重要的是他父親可能會因為洛綾宣布不當模特兒而起殺心,他為什麼沒想到呢?他竟然親手奉上自己未婚妻的性命給他父親!

    雖然他不清楚洛綾的實力有多高,但是絕對比不上活了千年以上的他的父親,他必須趕快回到家才行。

    緹傑開始盡全力奔跑,即使他不愛洛綾,即使洛綾有可能是殺死他母親的兇手,他仍不想她死,即使伊瑟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便充滿敵意,他也不想她成為害死洛綾的人。

    他理應憎恨她的,因為她對他母親的死百口莫辯,可是在相識這麼多年以後,他早就已經無法憎恨她了…

    緹傑不清楚這該界定為什麼樣的情感,不像愛情也不似友情,或許是將她認定為家人了吧!其實除去未婚夫妻這層關係不說,他們也是表兄妹這種關係。

    她知道白棋傑和洛綾有著什麼樣的感情,他們是洛綾八歲翹家時認識的,那時白棋傑似乎一直陪著洛綾,她很明白她不了解洛綾,即使相處多年,她始終不清楚那個人在想些什麼,她總是追著她的背影跑,洛綾永遠都走在她的前面。

    但是她不能再這樣下去,因為他們的世界即將改變,最起碼她的世界要產生極大的變化了,她不能再依靠洛綾,她必須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她就要成年了。

    竫改變了行進方向,朝自己位於人界的家跑去,她不想再依靠任何人,她只能一個人開創未來的道路,她明白她的朋友為她做了多少,而這次輪到她了。

    「哥哥,洛綾姐姐為什麼不做模特兒了啊?那個新來的吸血鬼老師是洛綾姐姐的男朋友嗎?那緹傑哥哥跟伊瑟哥哥怎麼辦?」沐璃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煙爵覺得緹傑並不牽扯其中,畢竟他只是洛綾掛名的未婚夫而已,但是這又該如何向年幼的沐璃解釋呢?而且伊瑟是洛綾的管家,彼此之間有著身分距離,即使兩情相悅,也終難成眷屬。

    他不曉得洛綾是怎麼想的,她的過去只能從緹傑和竫口中略知一二而已,完全調查不出來,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這實在太奇怪了,不禁讓煙爵起了些懷疑,但懷疑歸懷疑,現在他必須先回答沐璃的問題才行,因為他的弟弟是真切地在擔心被他稱為洛綾姐姐的那個少女。

    「她可能是累了吧!模特兒是種很辛苦的職業,你說那個白棋傑的話,這你可以自己去問洛綾,因為我不太清楚他們的事,不過我想應該不會影響到洛綾跟緹傑還有伊瑟的感情啦!」煙爵沒有回答得很清楚,他認為沐璃還不需要懂那些事情。

    真的是這樣嗎?沐璃半信半疑地接受了煙爵的解答,就他看來,白棋傑給人一定會將想要的東西得到手的感覺,而且白棋傑身上有著很重的血腥味,令他感到厭惡。

    「哥哥,我們去緹傑哥哥家找洛綾姐姐吧!」沐璃不想思考太多複雜的事,他知道他的洛綾姐姐會處理好一切,他只想單純地相信她。

    「我把你家小姐送到她未婚夫家了。」維爾說完這句話就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伊瑟愣了愣,他才從轉入他們班的白那茜口中得知白棋傑接了二年一班導師的職位,腦中一片混亂,那個洛綾非常中意的白哥哥來到這所學校了,曾在洛綾八歲時,鄭重其事地到瑕家求親的六代吸血鬼白棋傑,做了洛綾的導師!

    「喂!你在想什麼啊!管家!還有為什麼有另一隻吸血鬼在教室裡啊?」維爾感覺到了白那茜的種族,他看見她的第一眼印象就不太喜歡。

    「維爾同學,她是轉學生白那茜。」儘管在煩惱中,伊瑟仍然回答了他的問題。

    「六代吸血鬼當中白家當家的妹妹嗎?年紀至少也有三百了吧!還來當高中生啊!雖然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就是了。」維爾並沒有特別去了解吸血鬼,但稱為三大勢力之一的白家,也是略知一二的。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呢!這麼快就察覺到她是吸血鬼。」伊瑟知道力量越強大的非人才能越快察覺其他非人的存在。

    「我還沒告訴你吧!你家主人已經知道囉!我是沐璃和沐煙爵同母異父的哥哥。」

    「你是…他們的…哥哥…」伊瑟訝異得連話都快說不好了。

    「那種事一點也不重要啦!喂!管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翹課?二年一班那群小鬼已經跑囉!還有個超不正經的男人從他們班教室出來,好像也要去里爾斯家。」

    不正經的男人?伊瑟能聯想到的也只有白棋傑而已,如果他去里爾斯家的話,很有可能會把洛綾帶走,洛綾最近在躲他,里爾斯家他還進得去,但白家可就會被擋在外面了,要是白棋傑提出要求,洛綾是不會拒絕他的,但是自己在的話…

    他不想洛綾遠離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不管洛綾和誰在一起,他都會陪在她身邊的,他不要她離開他。

    「走吧!」伊瑟站起身,往教室外走去。

    維爾笑笑地跟在他身後,他不清楚這些比他小的非人們在想些什麼,但他想只要這麼默默看著,在他們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就夠了吧!

    六個人因為同樣的目標在不同的道路上奔跑著,只要到達終點就可以見到那個人的笑容了吧!他們是如此的相信著。

    撫著脖子上尚未退去的傷痕,洛綾無力的跌坐在緹傑父親為她安排的房間裡,她望向房間裡唯一的窗戶,那裏的光亮離她遙不可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