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那一晚的夜空
關於部落格
人生中有許多的轉捩點,而我最大的轉捩點是認識了你...
  • 6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椅子的使用方法(下)


      「我要求見里爾斯大人,我沒有做出背叛里爾斯家的行為,妳不能這樣對我。」主辦人惡狠狠地瞪著洛綾,已經完全忘了洛綾的身分。

      「哦!你沒有做出背叛的行為啊!這是真的嗎?里爾斯叔叔可不是這樣跟我說的哦!」洛綾似笑非笑地看著主辦人,他被那表情盯著心虛,撇開了頭。

      「叔叔跟我說,你偷偷和幾個有影響力的非人和吸血鬼來往,企圖拉下緹傑,順便打擊我的地位,今晚舉辦的宴會就是為了讓大家質疑我的代數,你和別人一起不寄邀請函給瑕家,算準了依我的個性部會想主動追究這件事,但你錯估了形勢,大家確實會因為我的不追究而認為瑕家是紙老虎,不過你竟然會傻傻的認定里爾斯家不會伸出援手,你以為只要先不動緹傑,里爾斯叔叔就不會出手嗎?」洛綾嘲諷著他的愚蠢。

      「為什麼?為什麼里爾斯大人會幫助妳?他就算不知道我的計劃也應該會趁此機會剷除妳這個殺人兇手才對啊!」主辦人不敢相信里爾斯家竟然幫助了洛綾。

      「殺人兇手啊?如果我真的殺了那麼多人,那你這個動了我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洛綾依舊笑著,但所有人都感受到她露出的殺意。

      「我...」主辦人怕到不敢說話了。

      「洛綾...」緹傑不想看見洛綾這樣,就好像她真的是殺人兇手似的,他突然有種想法,如果讓洛綾在這裡殺了人,她就變不回他認識的洛綾了,那個會跟他鬥嘴,喜歡說謊騙他的洛綾。

     竫看著現在的洛綾,感到不知所措,她見過這樣的洛綾,那是在她父親剛去世的時候,她一個人坐在空無一人的大廳,伊瑟領著來看她的竫從大門進去,照理說洛綾應該注意到他們的,但她只是一直看著地板,別人叫她也不回應,之後有一群吸血鬼來了,伊瑟要竫先去樓上休息。

     那群吸血鬼是來審問洛綾的,即使身為六代吸血鬼,在殺了滿屋子的人之後,也是要接受審判的,尤其還殺了同代數的吸血鬼,當時房子裡沒有人活著,只剩下洛綾一個人,她百口莫辯,而她也沒有否認。

      「瑕大人,是您殺了當時在房子裡的人嗎?」即使是審問,他們還是用了敬詞,就算聽在人耳裡格外諷刺。

      「如果我說是呢?你們打算怎麼樣?」她那時的神情和現在一模一樣,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我們會回去討論該如何處置您,畢竟六代吸血鬼相當稀少,您的實力又如此強大,實在不可能處以死刑。」

      「那如果我說不是呢?你們會相信我嗎?」

      「如果不是,我們會先將您列為嫌疑犯,派人觀察,盡全力找出真正的兇手。」

      「那我說,我想在這裡殺了你們呢?」洛綾甜甜地笑著,釋放滔天殺意,而那群吸血鬼卻還沉浸在她的笑容裡,渾然不知危機即將降臨。

      「洛綾!」伊瑟急忙出現,叫了洛綾一聲。

     接著洛綾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但這次沒有伊瑟在了,竫有點絕望的想。

     不,還有一個辦法,竫拿出手機,撥了伊瑟的號碼,在被接起來的那一刻:「快叫洛綾的名字!」

     竫按下擴音鍵,伊瑟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好像很緊急的樣子,洛綾,妳不會闖禍了吧!」

     伊瑟的聲音是指對洛綾起作用的魔法,殺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洛綾也不在是那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我只是在和主辦人聊天而已,才沒有闖禍呢!」洛綾把之前的一切全解釋成聊天,睜眼說瞎話的程度之高啊!

      「是嗎?我快要回家了,妳參加完宴會也快點回家,我先掛了,拜拜。」

      「哇!竫妳好厲害哦!洛綾突然變了個人似的,嚇死人了!」煙爵剛才都不敢出聲,誰知道洛綾會不會發瘋把所有人都給滅了,他可不想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啊!

      「對啊!竫姐姐怎麼知道要打給伊瑟哥哥?為什麼伊瑟哥哥一跟洛綾姐姐說話,洛綾姐姐就變回來了?」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竫當然是不會戳破洛綾極力想隱藏的事情,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的心意,偏偏有個傻瓜不明白。

     緹傑也有想過要求助於伊瑟,畢竟長期和他們兩個接觸,早已明瞭他們的心意,但無奈如他,身為局中人的兩人偏偏不行動,看得旁人心急如焚。

      「現在要怎麼處置他?」緹傑問已經恢復原狀的洛綾。

      「嚴刑拷問出想要的情報,再交給里爾斯叔叔處理。」

      「問情報的話,煙爵很在行,交給他吧!」緹傑擅自替煙爵攬下工作。

      「喂!我為什麼要無條件幫你啊!」煙爵不滿地說,開車送他們來這件事是沐璃要求的就算了,審問他為什麼還要幫忙啊!

      「不然你想要什麼報酬?」洛綾不怕給不了煙爵想要的東西。

      「給我關於妳的三個情報,妳轉進來之前,我調查過妳,但卻什麼也查不到,除了基本資料以外,任何情報都沒有,就連妳是吸血鬼這件事,都是緹傑和竫告訴我的。」煙爵從沒遇過這種情況,向來都是他不願查情報,而不是查不到情報。

      「你想問什麼?」雖然不怕給不了,但洛綾有絕對不能說的事,起碼現在不能說。

      「不是些很刁難的問題,」煙爵可不想惹火洛綾,今天第一天認識她,就深深感受到她有多可怕。

      「不准問我當年發生什麼是,還有我的代數。」洛綾給出底線,她也調查過煙爵和沐璃,知道煙爵非常擅長拷問,而她自己完全不熟悉這方面的事,交給他處理是最好的選擇。

      「成交。」煙爵走向主辦人,其他人都好奇地看著他接下來的動作,洛綾和緹傑通常都是接收底下人調查好的,竫根本沒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沐璃只知道他的哥哥掌管了他們的母親一手創立的情報部門,其他的一概不知道。

      「我知道吸血鬼一項以癒傷速度自豪,但是碰上天使和精靈的神聖魔法,你就算療傷速度再快也沒轍吧!你是要體驗看看生不如死的滋味還是要老實招出我想知道的事啊?」煙爵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人無法想像他是以善良著稱的精靈一族。

      「我...我不會說的!」

      「哦?看來你是想試試看生不如死的滋味囉!那好,你就咬牙撐著吧!」煙爵拿出試管,那裡頭液體的顏色,是非常詭異的暗紅色,就像是鮮血乾掉的時候一樣。

      「那個試管裡的東西好像和白天的不一樣?」洛綾感應到試管的危險。

      「煙爵的試管全都是一些危險的毒物。」竫想起剛入學時,他們三人的針鋒相對,那時候不管碰什麼東西都要小心中毒,即使帶著解毒劑,也沒有用,因為煙爵調的毒不是一般解毒劑能解的。

      「妳也不妨多讓吧!那些奇怪的發明讓我吃足苦頭。」緹傑也想到和竫一樣的事,要不適他是吸血鬼,恢復力強,恐怕早死在他們兩人的手上。

      「你的指甲也很鋒利啊!」竫擺明了想跟緹傑吵架。

     洛綾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但也沒有打斷他們的意思,她走到一旁的書櫃,隨手抽出一本書,倚著牆等煙爵把拷問主辦人這件事做完。

      「喂!妳想打架嗎?」緹傑不客氣地對竫喊道。

      「是有點想,不過我怕迫害了這間房間。」竫毫不在意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聽到他們要打架,洛綾馬上插了一句話進去:「用不著擔心啦!如果這傢伙怎麼樣的話,房子就是里爾斯家的了,而且我也不在意你們幫我的休息室造幾個窗戶出來。」

      「那就開打吧!」兩人開始破壞房間裡的東西,從桌子、椅子到牆無一倖免。

      「破壞力還真牆!」洛綾毫不在乎東西被破壞,反正又不是她買的,就算是她買的,大概也不會在乎吧!

     洛綾看見一旁昏昏欲睡的沐璃,想起了現在是一般小孩子的睡覺時間,可他卻不是在睡覺,而是在努力擋住竫攻擊的餘波。

      「沐璃,到這裡來。」洛綾席地而坐。

     沐璃一聽見洛綾叫他的聲音就努力往洛綾的位置行動,終於在竫製造的強風中抵達。

      「咦?洛綾姐姐,為什麼妳這裡沒有風?」沐璃一走到洛綾身邊,那些強到要把人吹的風便消失無蹤。

      「因為...我厲害啊!沐璃,你是不是想睡覺啊?」洛綾隨便帶過沐璃的問題,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對他解釋。

      「嗯,沐璃很睏很睏,可是哥哥還不回家。」沐璃不滿的嘟著嘴,那模樣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抱歉。」洛綾有點不好意思,他們才第一天認識就拜託人家開車載她,還讓人家的弟弟回不了家睡覺。

      「沒關係,洛綾姐姐叫沐璃有什麼事?」

      「啊!你睡吧!」洛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顯然是要把自己的腿當枕頭給沐璃躺。

      「可以嗎?」

      「嗯。」洛綾回答完,沐璃就躺下了,過沒幾分鐘她就睡著了。

     此時休息室形成一副怪異的景象,門口是兒童不宜的嚴刑拷問,佔據大部分空間的是沒幾句話就吵起來的暴力破壞組,最後是十分和諧的溫馨姊弟。

     只能說煙爵的試管真的很危險,潑到主辦人身上,竟然侵蝕了皮膚和血肉,連恢復力強的吸血鬼都得花長時間才能復原。

      「好了,報酬我以後再跟妳要。」煙爵從手上的記事本撕了幾張紙給洛綾。

      「謝謝。」

      「這麼快就好啦!本來還想再多打一下的。」竫有點可惜地說。

      「要打下次再打。」緹傑抓起主辦人。

      「走吧!把這傢伙交給里爾斯叔叔,接著回家休息,現在已經超過十二點,星期六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